您当前的位置 :生活知道网 > 今日焦点 > 问民生 正文

九洲娱乐下载-完美国际糖果派对网站

来源: 编辑:白杨 2019-06-02 14:45
【摘要】每年的儿童节,人们都会不禁怀念起童年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。童年时光是最美好的,但每个人的童年也都会被打上时代的烙印,一家三代人的儿童节到底有着怎样的不同?记者采访了几组家庭,一起聆听他们的故事……

一家三代的儿童节记忆:
每个年代都有专属童年味道

女儿一发功,老爸曹晋立马变“飞人”

李洪臣和大儿子、二儿子李波(右)小时候的合影



儿童公园改造前,曹耀明夫妇带孙女去坐旋转椅



父亲李波与女儿李芳然童年照对比

陈颢予、宋秀香、郑丽祖孙三代

生活报记者王晓晨

每年的儿童节,人们都会不禁怀念起童年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。童年时光是最美好的,但每个人的童年也都会被打上时代的烙印,一家三代人的儿童节到底有着怎样的不同?记者采访了几组家庭,一起聆听他们的故事……

40后爷爷:

“该上学上学,该干活儿干活儿”

70后父亲:

上午开运动会下午跟小伙伴爬山摘果

00后孙女:家长陪着看电影买书

70岁的爷爷李洪臣是尚志一位退休干部,他上小学的时候,也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,他家在农村,那时儿童节是不放假的,学生该上学上学,回家后该干活儿干活儿。

“我家有六个孩子,家长从来没说儿童节给孩子买点儿好吃的,或者带孩子去玩什么,所以童年完全没有过节的感觉。”老人回忆道,他的邻居是位木匠,他天天跑去看人家干活儿。一次,那木匠给了他一把刨子,他便迷上了木工活儿,家里的小板凳、小桌子、小椅子,都是他亲手做的,他还做过木头小手枪,让小朋友们羡慕不已。

父亲李波生于1977年,他的童年赶上了上世纪80年代,他印象最深的是,几乎每个儿童节学校都在开运动会。当时大家的生活也都不富裕,“六一”能买根冰棍儿,吃一把瓜子,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运动会的装束永远是白布衫蓝裤子白鞋,那时谁要是能穿个回力鞋就相当牛。为了显白,学生常用白粉笔涂鞋,不少学生的白布衫都是管哥哥姐姐借的,穿着往往大好多。开完一上午运动会,下午就放假了。他和小伙伴去河里游泳,或是上山摘果子,作业也不多,小伙伴们有大把时间去玩儿。男孩玩铁环、陀螺,女孩跳皮筋、打口袋,玩得特开心。

孙女李芳然生于2007年,属于00后。在老人眼中,现在过儿童节真是幸福,“像是在蜜罐里”。每年“六一”,大人会给她送礼物、买好吃的,还比较注意素质培养,领她去看电影、参观艺术馆、逛书店,这些已成为李芳然过“六一”的重要内容。

毋庸置疑,00后们物质条件要比祖辈父辈强很多,但采访中记者发现,他们玩的时间却比前几代人少很多,00后的童年记忆是背着大书包,戴着厚厚的眼镜辗转于各类兴趣班,他们很少有娱乐时间,更别提那些集体娱乐的玩伴了。

50后爷爷奶奶:

“六一”逛公园先向英雄致敬

80后父母:

参加入队仪式和文艺汇演看《闪闪的红星》

10后孩子:

家长重视亲子时光写成长日记记录童年点滴

东轻厂退休职工曹耀明今年64岁,他印象最深的是1965年“六一”,学校曾组织学生去兆麟公园玩。他小学读的是平房区新疆二小,从学校到兆麟公园将近30公里,那个年代坐车要两个多小时,而且车况、路状都不好,全校师生快中午了才到公园,好多同学都晕车了。

老伴毕冬秋补充道“:对,我们也去过,那时兆麟公园门票才5分钱,进了公园先听英雄事迹,向英雄致敬后才能去玩。”毕冬秋小学就读的是平房区友协二小,今年62岁,也是一名50后。夫妇俩介绍说,上世纪六十年代的“六一”节,各学校都会组织一些革命主题的娱乐活动,致敬那些离他们年代不远的英雄们。

哈飞集团员工曹晋今年37岁,是个80后,他的童年恰逢改革开放,物质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当时小卖店里已经可以买到大大泡泡糖、无花果、酸梅粉……除了成瓶的汽水,还有健力宝、果珍、高乐高等。儿童节当天,学校通常会举办入队仪式、文艺汇演、游园、看电影等活动。曹晋回忆道,当时学校常组织学生到平房区新疆二小附近的一个儿童乐园玩,大家免费乘坐旋转升降飞机和小火箭,要知道平时坐这些一次要收5毛钱的,大家都觉得占“大便宜”了。后来的活动,常常是同学们在儿童乐园里疯跑,玩一种叫“连电线”的抓人游戏。还有就是把爸妈给的2元大钞贡献给门口的小摊,先买1毛钱的冰棒,再来1毛钱10个的鸡味圈,还有印着大狼狗的软糖。如果幸运的话,还能在里面吃出1毛钱,可惜那个承载着他无数欢乐的儿童乐园后来被拆了。小学三年级时的“六一”,学校组织大家下午去哈飞电影院看《闪闪的红星》,可惜曹晋和同桌记错出发时间错过了,当时他俩手拉手从新丰(东轻的旧称)走到伟建(哈飞的旧称),到那儿时电影快结束了,他们只好在路边玩。

曹晋的女儿曹容睿今年7岁,是个10后。随着科技和经济发展,10后们出生在

“玩具大爆炸”的年代里。儿童节,也成为他们狂欢的节日。今年是曹容睿上小学后的第一个儿童节,学校有各种文艺演出、主题活动,曹晋说,看得他都想参加了。往年女儿的“六一”就是家长给买买买,桌子上是一套套的乐高,冰箱里塞满热带水果。10后孩子的玩具、零食往往都是论筐算。不过今年,他想带女儿去自己的单位,让她在驾驶舱里当把飞行员,希望这种体验式的活动,对孩子以后能有帮助。曹晋说,作为新时代的家长,他更注重对孩子的陪伴,有时间一定陪孩子一起度过快乐的亲子时光。

同样,37岁的郑丽告诉记者,她小时候,只有在父母放假的前提下“,六一”才能出去玩。她印象最深的一个儿童节,是妈妈带她去儿童公园,坐她最喜欢的小转椅,她坐上就不下来了,一直转,最后都晕了。而生于1958年的母亲宋秀香介绍说,家里姐妹多,童年就是照顾两个弟弟,对“六一”没有什么印象。郑丽表示,她虽是独生子女,但“六一”入队,第一天上学等有意义的时刻都没能留下照片,如今她的儿子陈颢予已经8岁了,每年“六一”,她和爱人一定会带儿子出去玩,去游乐园或是爬山,努力让孩子每个“六一”都过得丰富多彩,而且她还给儿子写成长日记,记录下孩子成长的点滴……

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

我要评论

【头条推荐】

  • ■两天拆违3 .5 万㎡抢建零补偿!

  • ■哈市3项高龄津贴你家老人能申请不

  • ■5373家中介未备案不得经营、无法网签

  • ■针对本报报道哈市渔政部门开展“清网”...

  • ■我省公开宣判24件黑恶势力犯罪案件209人...

  • ■我省开展专项行动市民可拨12331举报

  • ■我省全面摸底登记三无电梯

  • ■“证照分离”改革分两种方式进行

  • ■哈尔滨开发区集中供热热网改扩建计划下...

  • ■哈市打掉顾乡大街一“黑鸟市”

  • ■道外区多部门联合 整治劝离废品收购站50...

  • ■哈市菜库街拓宽变单行 机场路去群力更快啦

  • ■我省高速可不拿卡不停车自动扣费

  • ■大庆警方悬赏缉捕三名涉黑在逃人员

  • ■2019应届高校毕业生 手机在手报到存档一...

  • 扫描关注生活报微信
    黑龙江最具影响力官方微信
    给你好玩 要你好看
    服务贴心 优惠多多

    每个年代都有专属童年味道

    一家三代的儿童节记忆:
    每个年代都有专属童年味道

    女儿一发功,老爸曹晋立马变“飞人”

    李洪臣和大儿子、二儿子李波(右)小时候的合影



    儿童公园改造前,曹耀明夫妇带孙女去坐旋转椅



    父亲李波与女儿李芳然童年照对比

    陈颢予、宋秀香、郑丽祖孙三代

    生活报记者王晓晨

    每年的儿童节,人们都会不禁怀念起童年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。童年时光是最美好的,但每个人的童年也都会被打上时代的烙印,一家三代人的儿童节到底有着怎样的不同?记者采访了几组家庭,一起聆听他们的故事……

    40后爷爷:

    “该上学上学,该干活儿干活儿”

    70后父亲:

    上午开运动会下午跟小伙伴爬山摘果

    00后孙女:家长陪着看电影买书

    70岁的爷爷李洪臣是尚志一位退休干部,他上小学的时候,也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,他家在农村,那时儿童节是不放假的,学生该上学上学,回家后该干活儿干活儿。

    “我家有六个孩子,家长从来没说儿童节给孩子买点儿好吃的,或者带孩子去玩什么,所以童年完全没有过节的感觉。”老人回忆道,他的邻居是位木匠,他天天跑去看人家干活儿。一次,那木匠给了他一把刨子,他便迷上了木工活儿,家里的小板凳、小桌子、小椅子,都是他亲手做的,他还做过木头小手枪,让小朋友们羡慕不已。

    父亲李波生于1977年,他的童年赶上了上世纪80年代,他印象最深的是,几乎每个儿童节学校都在开运动会。当时大家的生活也都不富裕,“六一”能买根冰棍儿,吃一把瓜子,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运动会的装束永远是白布衫蓝裤子白鞋,那时谁要是能穿个回力鞋就相当牛。为了显白,学生常用白粉笔涂鞋,不少学生的白布衫都是管哥哥姐姐借的,穿着往往大好多。开完一上午运动会,下午就放假了。他和小伙伴去河里游泳,或是上山摘果子,作业也不多,小伙伴们有大把时间去玩儿。男孩玩铁环、陀螺,女孩跳皮筋、打口袋,玩得特开心。

    孙女李芳然生于2007年,属于00后。在老人眼中,现在过儿童节真是幸福,“像是在蜜罐里”。每年“六一”,大人会给她送礼物、买好吃的,还比较注意素质培养,领她去看电影、参观艺术馆、逛书店,这些已成为李芳然过“六一”的重要内容。

    毋庸置疑,00后们物质条件要比祖辈父辈强很多,但采访中记者发现,他们玩的时间却比前几代人少很多,00后的童年记忆是背着大书包,戴着厚厚的眼镜辗转于各类兴趣班,他们很少有娱乐时间,更别提那些集体娱乐的玩伴了。

    50后爷爷奶奶:

    “六一”逛公园先向英雄致敬

    80后父母:

    参加入队仪式和文艺汇演看《闪闪的红星》

    10后孩子:

    家长重视亲子时光写成长日记记录童年点滴

    东轻厂退休职工曹耀明今年64岁,他印象最深的是1965年“六一”,学校曾组织学生去兆麟公园玩。他小学读的是平房区新疆二小,从学校到兆麟公园将近30公里,那个年代坐车要两个多小时,而且车况、路状都不好,全校师生快中午了才到公园,好多同学都晕车了。

    老伴毕冬秋补充道“:对,我们也去过,那时兆麟公园门票才5分钱,进了公园先听英雄事迹,向英雄致敬后才能去玩。”毕冬秋小学就读的是平房区友协二小,今年62岁,也是一名50后。夫妇俩介绍说,上世纪六十年代的“六一”节,各学校都会组织一些革命主题的娱乐活动,致敬那些离他们年代不远的英雄们。

    哈飞集团员工曹晋今年37岁,是个80后,他的童年恰逢改革开放,物质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当时小卖店里已经可以买到大大泡泡糖、无花果、酸梅粉……除了成瓶的汽水,还有健力宝、果珍、高乐高等。儿童节当天,学校通常会举办入队仪式、文艺汇演、游园、看电影等活动。曹晋回忆道,当时学校常组织学生到平房区新疆二小附近的一个儿童乐园玩,大家免费乘坐旋转升降飞机和小火箭,要知道平时坐这些一次要收5毛钱的,大家都觉得占“大便宜”了。后来的活动,常常是同学们在儿童乐园里疯跑,玩一种叫“连电线”的抓人游戏。还有就是把爸妈给的2元大钞贡献给门口的小摊,先买1毛钱的冰棒,再来1毛钱10个的鸡味圈,还有印着大狼狗的软糖。如果幸运的话,还能在里面吃出1毛钱,可惜那个承载着他无数欢乐的儿童乐园后来被拆了。小学三年级时的“六一”,学校组织大家下午去哈飞电影院看《闪闪的红星》,可惜曹晋和同桌记错出发时间错过了,当时他俩手拉手从新丰(东轻的旧称)走到伟建(哈飞的旧称),到那儿时电影快结束了,他们只好在路边玩。

    曹晋的女儿曹容睿今年7岁,是个10后。随着科技和经济发展,10后们出生在

    “玩具大爆炸”的年代里。儿童节,也成为他们狂欢的节日。今年是曹容睿上小学后的第一个儿童节,学校有各种文艺演出、主题活动,曹晋说,看得他都想参加了。往年女儿的“六一”就是家长给买买买,桌子上是一套套的乐高,冰箱里塞满热带水果。10后孩子的玩具、零食往往都是论筐算。不过今年,他想带女儿去自己的单位,让她在驾驶舱里当把飞行员,希望这种体验式的活动,对孩子以后能有帮助。曹晋说,作为新时代的家长,他更注重对孩子的陪伴,有时间一定陪孩子一起度过快乐的亲子时光。

    同样,37岁的郑丽告诉记者,她小时候,只有在父母放假的前提下“,六一”才能出去玩。她印象最深的一个儿童节,是妈妈带她去儿童公园,坐她最喜欢的小转椅,她坐上就不下来了,一直转,最后都晕了。而生于1958年的母亲宋秀香介绍说,家里姐妹多,童年就是照顾两个弟弟,对“六一”没有什么印象。郑丽表示,她虽是独生子女,但“六一”入队,第一天上学等有意义的时刻都没能留下照片,如今她的儿子陈颢予已经8岁了,每年“六一”,她和爱人一定会带儿子出去玩,去游乐园或是爬山,努力让孩子每个“六一”都过得丰富多彩,而且她还给儿子写成长日记,记录下孩子成长的点滴……

    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